九州天下现金西班牙随笔_新闻中心


西班牙随笔 2005年12月12日10:04 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不久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英国、德国、西班牙和韩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其间同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在马德里共同出席了首届中西工商峰会开幕式。西安翻译学院院长丁祖诒先生作为一位中国民办教育工作者,也参加了此次论坛,并将他西班牙之行的点点滴滴付诸笔端。其清新的文笔,高远的意境,一时间,使古城拥趸争相阅读,本报特选其《西班牙随笔》精彩片段,以飨读者。

  编者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次赴西班牙峰会,丁祖诒先生所见所感所想行之于文能达到如此行云流水的境地的确让人佩服,“随笔”之洞察力、想象力不仅深邃有力、对现实之鞭策也达至境,实乃“随笔”之精品之作。

  丁祖诒先生是中国民办高校的先行者,丁先生除了其过人的管理才能和治学胆识,近几年来一直著述颇丰,但像这样有感而发、至情至性的“随笔”,他还是首次尝试。然而正如他的治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西班牙随笔》甫一面世就让读者眼前一亮;细研之则令人热血沸腾,爱国之情跃然纸上;深读之更是让人掩卷长思,获益匪浅。

  一篇“随笔”所达之功效,往往在于其散文式的风景如画,诗歌般的甜言蜜语。但丁先生的这篇随笔不同,它甜而不腻,美而不俗,更重要的是从它清丽的文笔之中,体现出作者冷眼向洋的铮铮风骨,见证作者激扬文字的豪情,读后如沐春风,让人心情舒畅,实为难得。序

  我连慕尼黑机场的大门都没有出,只能算是一只脚踏上了60年前曾让整个欧洲都感到颤抖的国土。他们的总理对历史的忏悔和人民对新纳粹的憎恶,却总也抹不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曾对我童心深处的撞击。

  我转过脸,连夜登上了前往马德里的航班。

  那里有斗牛士赌命的机警与惊魂,那里有红衣女郎撩人的热辣与傲慢,那里有国人曾向往的巴塞罗那,那里有我为之神往的主席身影,那里有五星红旗在利比里亚半岛的迎风猎猎,那里还有我此番出行的庄严使命。

  我作为《中国西班牙峰会论坛》中方代表团中惟一的教育工作者,在7000公里以外的异国他乡,近在咫尺地聆听胡锦涛主席的“国事”论述,传承着华夏文明,舒展着九州情谊、舞动着龙的腾飞,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的兴奋。一

  50万平方公里才4300多万人口的西班牙,只不过比陕西省稍大些。我审视着欧洲地图,偎依在大西洋和地中海怀抱中的利比利亚半岛长着两颗“牙”,西班牙和葡萄牙。我显然更喜欢西班牙,不仅是因为19世纪的八国联军里没找到西班牙的身影,更因为塞万提斯笔下的一部《唐吉诃德》,将西班牙骑士驱魔除恶的执着与憨厚,拷贝在了每一个善良人的心上。

  我站在他的铜像前许久许久,搜索着脑际中的长矛、风车、烟囱和城堡,尽管他与鲁迅笔下的阿Q的愚昧有异曲同工的雷同,但阿Q的可悲近于无知的愚蠢和市井的无赖,唐吉诃德却在可悲中渗透出绅士的可爱与迂腐的悲壮。

  我凝视着骑着瘦马拿着长矛的唐吉诃德,我突然觉得我也当了一回长达八个月的“21世纪现代骑士”。

  我仿佛也骑着一匹瘦得不能再瘦的小马,端着一杆单薄得不能再单薄的长矛,到处去寻找“无处不在处处在”的“黑色幽灵”。

  我满身伤痕,但我依然“亮剑”,我依然义无返顾地冲向盘根错节的魔阵。

  唐吉诃德面对的“敌人”是杜撰的空穴来风和骑士的精神虚幻,而我所遭遇的敌人却是实实在在的铜头与铁肩,唐吉诃德的悲剧所在,缘于逞孤立无援的匹夫之勇,而我背靠的是十万西译人的众志成城和斩妖除魔的法律尚方宝剑!二

  我只知道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却也没料到哥伦布是从西班牙的马德里出发,歪打正着地发现了美洲。这个近乎平民百姓却百折不挠的小水手,以他血液中流淌的冒险基因和执着情怀,终于说服了一位王妃、感动了执政的国王以及他麾下的三艘三桅杆木船。

  哥伦布发现的何止是一块处女式的不毛之地?哥伦布在探索大海尽头的另一个未知世界,西译不也在扬起驶向知识海洋的另一叶满载希望的方舟吗?哥伦布以自己不屈的精神和昂扬的斗志演绎出一个新的物质世界,西译不也是以自己血肉的身躯和无畏的豪情营造出中国民学领域的一片蓝天吗?

  我感动着哥伦布冒险的壮举和“地球是圆的”的超越信念,我也感动着我们自己献身造福桑梓千秋功业的“第二希望工程”;哥伦布的远征毕竟曾带给过印第安人的深重苦难,而西译方舟的启航献给千百万有志青年的,却只会是希望和灿烂!三

  我第一次对萨马兰奇的“仰视”,是在我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礼堂的大屏幕前。不仅是我,而是满地球村的村民都在仰视着这位西班牙的巨人。他的一声“花落谁家”的庄严裁决,将会让“这”几亿人如痴如狂,而让“那”几亿人悲痛欲绝!

  我确实“狂”了一回,六十大几的人竟“狂”到了飞赴万里之外的莫斯科为申奥助威,我“狂”到了没听完萨翁的“句号”就揣摩着冲上使馆的主席台,孤家寡人地展开了一幅久已珍藏怀中的“西译三万学子欢呼申奥成功”华夏第一横幅,我更“狂”到了在瓢泼大雨中围着使馆的院落拉着别人的衣襟“排排队吃果果”般地嬉戏高呼:“我们赢了,祖国万岁!”我还在“赢了”的现场即兴狂写了一首七律:“破云逐日万里行,追梦牵魂炎黄心,纵有异国千般美,怎及华夏申奥情,霹雳一声寰宇惊,五环锁定北京城,金肤座地绿茵殿,黑睛遥巡地球村!”

  有人还说我“痴”了一回,大老远地跑到莫斯科使馆的大屏幕前忐忑地听天由命,和坐在家里的电视机旁欢呼胜利的交响,在微波时代的21世纪岂不是将“猫”叫了个“咪”?而我,却为近近地呆在萨翁的身旁倾听他的脉搏,更触电,更虔诚,纵使我并没有目睹鲜活的萨翁,我也要一跪三拜式地匍匐到佛祖脚下,祈求奥运的幸运之神普度已经遭过一回苦难的华夏众生!

  历史总有着惊人的相似,在马德里国宾会堂数百之众的《中西峰会》会场上,我意外地瞥见一位蹒跚的老人独步在主席台下的贵宾座前徘徊,我一眼就看出那是萨马兰奇。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抢上前去,又是我第一个搀扶着老人的胳膊,凝视他已经失去当年风采的眼神,我用不怎么流利的英语对他说,我依然是他忠实的绿荫子民,我用我虔诚的心依然“仰视”着他,因为他让曾经的敌人团聚,让今天的朋友更加坚定,因为他更是华夏儿女的幸运之神!

  我和萨翁一起在台下聆听胡锦涛主席和国王陛下的致辞,旁边一位西班牙朋友用英语告诉我,就在峰会之前,胡锦涛主席亲切接见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本次中西峰会论坛西方主席的萨马兰奇!四

  峰会就是峰会,峰会代表耳濡目染地感受如此让人凝重、超越和飘飘然,这种飘飘然不仅仅是扑面而来的五星红旗受到的国际礼遇。

  我得以随团考察了名叫英德拉、年产值20亿欧元(200亿人民币)、一个名副其实的世界500强企业的核心,电影上穿着与太空服酷似的防尘服,那种制造航空管理芯片的画面。我们不能拍照,但总算越了雷池半步,就像参观“兵马俑”达到“下了坑”但还不能触摸的“礼宾级别”。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一个“魔爪”触及世界航空管理范畴的核心设计,竟然就是根据用户提供的数据,在自己办公大厅里的几百台计算机上完成动态形象模拟的。鳞次栉比的电脑屏幕上展现了一个个机场数百架飞机起落运行的航线坐标和雷达显示,不仅让飞行员和导航员对时间和空间信息运用得如鱼得水,即使是设计者也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般囊中探宝似地为企业创造了200亿的价值!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不是内行,却也看出了一点“高科技”、“国际化”、“市场化”、“世界名牌”、“国际声誉”、“国际领先”、“科学发展”、“创造”和“财富”的真实含义。

  在真实含义的背后,我还悟出了“落后就要挨打”、“21世纪的国际竞争实质上就是市场竞争”的朴素哲理。我弄明白了一点,无论什么级别的国际交往,工商、贸易和市场已经成为一块兵家必争的主阵地!

  我更深的感触,我们的实力距离世界还有多远,我们应该为21世纪提供什么样的人才,我们办学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科学发展观!五

  刚刚领略了航空管理的“天上”逸事,又钻到了马德里的地铁作了一次“地心”旅游。我们穿戴了荧光安全服,钻进了离地面上百米的地下隧道,去参观在建的马德里地铁工程。

  我曾往返穿梭过北京和上海地铁的十里长街,欣赏过香港和纽约地铁的富丽堂皇,还遭遇过莫斯科地铁的魔宫迷幻。记得我十多年前送一百名西译学子去吉尔吉斯坦国立师范大学自费留学顺道去莫斯科的那次,在里面绕了六层,硬是没能到达目的地,又尴尬地回到了红场原点。

  地道的顶棚还滴答着水,两公里的纵深竟然全都是严严实实的自动化机械流水线,留给人前行的只是一条羊肠小道。我躬着腰猎奇般地一直走到隧道的尽头,双股掘进机源源不断地攻坚就像战场上的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的全自动化巨型棚顶机随之就将一块一块预制弧形构件镶嵌在圆形隧道的三侧,全然像进去的是生肉出来的是香肠那样流畅。

  其实,建地铁就像挖窑洞那样一锨一锨朝外挖土,一砖一砖朝上箍顶。天差地别却在于机械人取代了苦力娃,数字化程序取代了重复思考。尽管卓别林遭遇了自动喂饭机的尴尬,却于几十年前就演绎了一场“不见人影只见飞弹”的现代化战争的雏形。

  我愕然了,21世纪的高智商高科技,21世纪的现代化信息化,不就是将“一”变成了“十”,又将“十”回归成了“一”吗?正如窑洞和地铁、机械手和苦力、笨重与效率、原始和现代,成了相辅相成的共生体一样!

  正如人们看到的是欣欣向荣的西译,却没有看到西译窑洞般的原始,却没有看到掘进般的升华,我却幸运地看到了灰姑娘般的地铁雏形,经历了不堪回首的办学历程。六

  300万人的内陆城市马德里以她的人口众多和经济中心为傲,地中海畔巴塞罗拉却以其“文化底蕴”和“历史悠久”为荣。

  我去巴塞罗拉的第一个冲动就是要捧一把地中海的海水,满足我一种“恋海癖”的疯狂。

  我出生于洪泽湖的渔米之乡,我逍遥过黄浦江的十里洋场,我俯瞰过长江大桥的东逝流水,我震撼过壶口瀑布的黄河激浪;我沐浴过亚龙之湾的南海惊涛,我戏耍过黄海之滨的碧波荡漾;我还在美洲的东西两岸分别触摸过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洋水”,凌空飞睹过北冰洋的冰清玉洁和极地莽莽。

  就像中国的黄河文明和古印度的恒河文明一样,地中海也闪现过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明之光。《奥塞罗》中的奥塞罗掐死他心爱的妻子苔丝特蒙娜,胜利了的奥塞罗将亚古绑在桅杆顶端的战船上横越地中海的景像,必威官网手机版,既将我带进战火纷飞的欧洲古战场,又让我沉浸于西班牙的现代文明和欧盟盛况。

  囊括现实派、超现实派、立体派和抽象派四大流派的西班牙绘画大师毕加索的一幅《和平鸽》,就给过全人类“和平”的冲动和遐想;将抽象派大师米兰的全然找不到小鸟和女人的《小鸟和女人》当作世界财富矗立在巴塞广场的雕塑,让多少游客流连忘返于她的人性的和谐与抽象;将圣经的故事几乎全部雕塑在外墙上的怪诞,成就了一代建筑大师安东尼奥高迪和被册封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巴塞大教堂。

  我遭遇过秦淮河侧的落榜悲号,我钟情于太乙河水的召唤和畅想。在五光十色的历史长河中,在黄河文明和地中海文明的交相辉映中,西译事业是否也开创了中国现代民学的文明,是否终将溶入全球化教育的神圣殿堂!七

  我是《中国西班牙工商峰会》中方代表团中惟一的教育工作者。不知怎么阴差阳错,却被“上头”“乔太守乱点鸳鸯谱”似地,放在了《中西工商峰会》上。

  或许,在人们的心目中,中国的民办高教也是游刃有余的市场搏击者;或许,非义务学段的高等教育在世界范畴里本身就是WTO世贸中的“服务贸易”;或许中国的民办高等教育终于被青睐得有了国事交往的一席之地?

  “中方”、“峰会”和“惟一”固然淡化了我对“工商”两字的一丝不快,但真正让我热血沸腾的是,我能有机会在胡锦涛主席的身边聆听他的宣言,感受领袖的风采,沐浴大国的尊严!

  当我第二天清晨目睹西班牙国会广场上五星红旗辉映蓝天时,我知道主席来了,我知道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七百万人民都知道中国的领袖来了,尽管他们当中除了企业家外的绝大多数人,可能还并不知道中国的一个强大的贸易代表团也随之而来了!

  中国过去何尝不是一个市场,但那是列强倾销鸦片国人惨遭麻醉的市场,今天以二位数连续增长的中国巨人市场,却是生机盎然强国富民的市场!当今世界,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柔情万种又硝烟弥漫的市场!

  接待我们的西班牙政府官员郑重而又神秘地告诉我们,西班牙国会大厦除了每年国庆升一次国旗外,也只有重大国事访问才得见真缔。是啊,对我来说,地球另一侧地中海岸为胡锦涛主席和我的祖国扬起的这面国旗,难道不同样也是我一生中的“惟一”吗?

  我凝视着这面国旗,我在我们自己的学院也曾多少次在军训仪式或学生国旗班升旗时,凝视着她;我曾多少次在义勇军进行曲中,伤感我儿时祖国被蹂躏的苦难;我曾多少次感动上甘岭上的烈士用鲜血诉说着保家卫国的尊严;我曾多少次站在纽约联合国大厦前,为五星红旗的傲然挺立无比自豪,我曾多少次与国旗裹身的奥运健儿共同掀起绿荫场上的激情波澜!

  历史上,大清的“龙旗”只是八国联军弱肉强食的一面“餐巾”,“青天白日”也只是沦为半殖民地无奈的见证,现在也只有在五星红旗上,你才能真正品尝到大国强音的震撼,你才能真正感受到你是能撬动地球的龙的传人!

  只有在天外苍穹的神州六号,你才能捕捉到地球诱人的蓝色梦幻,只有身处异国他乡的莘莘游子,才能感悟到祖国母亲乳汁的馨香与甘甜!

  我确乎醉了!八

  我有幸被编到站在主席身后的第一排。然而,就因为这一段近在咫尺而又差之万里的“距离”,却使这心中期盼的奇迹失之交臂。“距离”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种幸福而是一种折磨。

  主席来了,主席健步地迈进了大厅,主席的伟岸身躯就是这样突然地闯入了我闪光的视野。我以前在电视上多少次看到主席接见国宾和各种全

  国性会议的代表,我总觉得那么平淡,总觉得离我那么遥远。而今天,主席真真实实就在我的身边。

  交织的闪光灯,在我的心中犹如庆典的礼花,胜似蓝天的彩虹,西译十万学子将永远地偎依在主席的博大胸怀!

  我悄悄地将手机违规地掏出口袋,我想将主席的英姿记录在我的屏幕,铭刻在我的心扉。我将全场惟一敢于闪光的手机屏幕对准主席,果断地按下了快门,直到许久许久,我才发现屏幕上留下的是我自己的“倩影”,而不是主席的雄姿,因为我将屏幕方向拿反了,九州彩票,我根本就没有掌握手机的照相功能!我迁怒于一个给我演绎手机照相的始作俑者,她却振振有辞地说:“我那是自拍动作”,呜呼!

  我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身为民办教育一名小卒的我,为祖国的大和平外交尽了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我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我身为教书育人的教育工作者为教育的现代化和国际化经受了一番自我熏陶和升华;我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我怀着十万西译学子对祖国的热爱和对领袖的虔诚,终于走到了主席身边!

  虽然,我没能握上主席那一双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大手,没能亲口献上西译人对主席的十万份祝福,却给我留下了一份遐想的无限空间。

  依然是那一份等待,依然是那一段距离,但99度的等待和一尺之遥的距离确实是那么幸福和美丽!下一次,下一次,我、我的西译,我的十万西译人一定会以自己的业绩和虔诚,跃入主席的眼帘,betway体育网站

相关的主题文章:
發表時間:2018-12-19
LineID